欢迎访问:奇米影视米奇网第四色-米奇第四色 奇米影院-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流星 姑娘

流星 姑娘

流星温柔的把叶芸翻转了过来,两个人搂抱在一起。他一边缠绕抚摸着叶芸仿佛浸过水的披散长发,一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师娘,你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可是我还没有够呢!”说着顶了顶依然泡在叶芸阴穴中的坚硬‘龙枪’。

  “嗯!”叶芸禁不住轻哼一声,娇嗔道:“怎么又叫师娘了,不准叫!”

  “是是,乖乖芸儿,你说怎么办呀?”流星说着又用力的顶了顶。

  “星儿,让你的芸儿歇歇好吗?”叶芸哀求道,想起刚才激情的欢好,脸孔红红的,全身又变得酥软起来。让叶芸觉得最羞人的是他们刚才既然采用的动物交合的背后式,她可是从来没有和夫君这样欢好过,虽然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星儿也不知道怎么会想到这样的姿势!’叶芸在心里啐道。她当然不是真的怀疑这个九岁就跟着他们的徒弟怎么几天之间会变得这么成熟。

  “芸儿,我还有一个办法的……”流星凑到叶芸的耳朵上邪笑着说着什么。

  “不行!”叶芸听到后脸变得通红,只是不答应,“星儿你怎么变得怎么坏,那,那样怎么可以。”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这种事在夫妻间是很平常的了,难道我们现在不像是夫妻吗?芸儿,你再不听话为夫可要生气了。”流星故意板起了脸孔。

  叶芸怔了怔,好像想了些什么,脸上慢慢变得苍白,低下头摇了摇,默然不语。

  “芸儿,你怎么了,实在不愿意就算了。”流星无奈的说道。

  “星儿,我答应你!”叶芸抬起了头,眼睛中好像多了点什么,顿了顿平静的说道:“星儿,我们真的不应该这样的,我毕竟是你的师娘,是有夫君的人。

  你还年轻,很多事都不懂,不能因为我毁了你的将来,所以我们这几天的缘分也该尽了,明天我们……“

  “不,芸儿,我们……”流星知道叶芸要说什么,着急的开口。

  “星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叶芸打断了流星的话,“师娘是真的喜欢你,所以不能够害你。算算日子,你师傅师妹也快回来了;从明天开始你是我的徒弟,我是你的师娘,我们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过今天,我可还是你的芸儿……”叶芸说着抬动自己的圆臀,只听见“啵!”的一声,流星的‘龙枪’

  从温热湿滑的腔道中弹了出来。

  叶芸勉力的爬过身去,双手扶住了湿润坚挺的‘龙枪’。从这么近的距离看,‘龙枪’不但较平常人的硕大,而且周身粉红,上面青筋脉动环绕,如一条张牙舞爪的苍龙;前面的大龟头好像一颗蘑菇,红彤彤的极是可爱,让人忍不住要咬上一口。叶芸鼻中闻到一股轻微腥骚淫靡的气味,知道是自己下身的淫水,但其中还夹杂着淡淡的奇怪香味,使她羞涩的脸变得殷红起来,心口突突直跳,全身也马上热了。叶芸顿了顿,伸出了丁香小舌,对着眼前抖动的肉棒温柔的舔绕吮吸起来。

  流星看见叶芸长长的秀发随着摆动,心中升起自豪的快慰。叶芸的口技生疏低劣,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带来的感官刺激比之她那紧窄的小穴可要差得远了;但心里的兴奋快感却非常强烈,毕竟他自己也是第一次享受如此服侍,而且还是绝色的美人。

  其实流星也知道现在他和叶芸的暧昧关系暂时不能继续下去,如果曝光成为江湖败类对他的复仇大计没有半点好处,难得是由叶芸提出来的,他也就顺其自然不再开口了。他对叶芸可是没有什么真心,有的只是征服报复的快感;当然也不会担心她从此以后离开自己,凭着自己高超的调情手段还有意识暗示,相信只要自己勾勾手指,她就会乖乖的爬过来努力的伺候。竟然有了第一次,又怎么不可以有第二、第三次呢!所以眼前这具美丽的肉体注定是永远归自己享用的。

  流星一手扶上叶芸翘起圆臀,在上面不停的游览摩挲;一手从臀缝中轻轻的滑过,寻宝般找到那颗勃起的珍珠,不住的捏、压、弹、旋起来。耳听到叶芸断断续续的呻吟喘息声,一丝得意的邪笑再次浮上了嘴角,他现在只是想让叶芸留下不可磨灭的激情回忆,永远成为他流星的脔肉。

  夏日的早晨太阳升起得很早,万丈的阳光洒向大地;‘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叽叽喳喳美妙悦耳得鸟鸣声在空中回荡,形成山林间一道独特的风景。

  流星一大清早就被师娘叶芸叫了起来练功,在这片清幽的屋后竹林之中已经练了一个时辰了。其实流星根本不需要练什么招式,以他现在的实力一伸手一投足都可以说是神来之笔,但为了流星的身份只有无奈的做做样子。不过看到叶芸眼中的血丝,就知道她昨晚上一定没有睡好,怪不得会起得这么早。南宫星看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中好笑,‘寂寞的夜晚真是格外难熬!’

  突然流星顿了一顿,他发现有人接近这里,‘会是谁呢?’“娘我们回来了!”一个白衣的美少女转了进来,猛地娇躯一震,“师兄你没有死,真是太好了!”马上如翩翩蝴蝶飞奔过来。

  流星打量眼前的少女,六分神似叶芸,乌黑的秀发挽了个流云髻后随意披散,大大的眼睛中含着欣喜的泪光,红艳艳的小唇颤动,虽然脸上一副惊喜的表情,但还是掩饰不了神情的憔悴。

  “不敢,师姐辛苦了,流星有劳师姐挂心了。”流星后退一步行了一礼,神情平静彬彬有礼。

  武舞虹显然想不到流星会是如此,眼中满是惊异失望,怔了怔后淡淡的还了一礼说道:“师兄没有事就好了。”凭着自己的直觉发现师兄这几天不见好像改变了不少,变得更加成熟英俊了,但是对待自己却不是像以前那么亲密了。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师兄对自己生分冷漠,想起这些日子为他的担心悲伤,只觉一阵委屈涌上心头,恨不得大哭一场。

  叶芸丝毫没有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奇怪气氛,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师兄妹怎么变得生疏起来了,看来以后可不能分开这么久了。”怜惜的把武舞虹抱进怀里,抚着柔顺的头发说道:“虹儿,你看看你满身风尘,还不快好好歇一歇。星儿,走,有什么事回屋里再说。”招呼一声,携着女儿走出了竹林。

  流星应了一声,跟在两女身后,一丝莫名的笑意出现在嘴角。

  进到屋里,看见两个人。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相貌平平的中年人坐在堂中,但自有一股高手的气度风范。流星赶紧快上几步,抢上鞠躬施礼道:“星儿参见师傅,有劳师傅担心了。”心中却转着念头,‘武勇想你也受得起我这一礼,就当是给你戴绿帽的补偿吧,哈!’

  “星儿你真的没事,真是太好了,呵呵!”武勇高兴的笑起来,然后指着旁边一个五六十岁慈眉善目的老者说道,“还不快来见过南宫总管。”

  老者抢先一步施礼道:“老奴见过二少爷!”

  流星连忙说道:“七伯快不要这么这样,应该是我见礼才对,没想到还能见到七伯矍铄的身姿。”

  “呵呵,二少爷吉人天相自有神仙保佑,逢凶化吉。”南宫七抚须笑道。

  流星笑着摇头不语,‘自己当然知道并非被神仙保佑,而是被魔所上身了,凶吉难料。’南宫七并非是他本来的名字,十多年前身受重伤的他被南宫家主南宫明所救,为报答救命之恩从此改名南宫七,卖身为奴。一直忠心耿耿,深为南宫明所器重信任,直至如今大总管之职。流星从来没有看过他出过手,但从小就听父亲说七伯的武功非常高强,所以暗暗奇怪当初七伯为什么会受重伤的。

  分主宾坐好后,叶芸解释了流星的遭遇,众人心中虽有不解,但也没有深究,毕竟流星没事就好了。

  南宫七从怀中掏出一本书册说道:“二少爷,这是老爷嘱我带来交给你的。”

  流星接过一看,上面写着‘烈阳指’三个大字,忙翻开一看真的是家传绝学《烈阳指》,但上面字迹潦草,又有墨污,显是不久前才匆匆写好的。流星奇怪的问道:“爹爹怎么会叫七伯把这个交给我的?”

  “这……”南宫七迟疑了一下才说道:“老爷以为二少爷已遭不测,所以亲手写好这本书,嘱我烧化在给二少爷。现在二少爷没事,这书当然是要交到二少爷手上了。”

  “喔!”流星淡淡的应了一声,心中可是思潮澎湃,‘流星呀流星,没想到你父亲竟然是如此对你,知道你死了不但不来看看,还忙着先给你烧东西了,哈哈!如此父亲,真是有福了。看来如果不是怕你在祖先面前告状,他现在肯定也不会把《烈阳指》传你了。’他知道《烈阳指》是南宫家子孙每人必练的武功,不然就是不肖,也不知道是那个祖先定下的规矩。心中为流星抱不平,觉得从小就是孤儿的自己比之流星幸运多了,毕竟还有师傅的疼爱,‘流星呀流星,我答应过你,我会用其人之道对待你的亲人。’

  流星不知不觉中运起了功力,一丝魔气涌现,但他马上收起平静下来,自嘲的笑了一笑。

  南宫七的眼中突然变得深邃明亮,因为他感觉到一股熟悉的魔气,禁不住心中的激动身子轻颤起来,但马上克制下来。暗暗观察后竟然惊奇发现魔气是从那个无用的二少爷身上发出的,其实他早在奇怪了:不见八年,这个二少爷让他丝毫看不清虚实,也看不出功夫的深浅,还有一种尊重膜拜的冲动;而且他还发现叶芸眼角带有未退的隐隐春情,这是纵情欢好的结果,还有她看流星时掩饰不住的柔情,让南宫七狐疑不解。

  突然,南宫七心中震动,他发现二少爷对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神秘的笑了笑,‘他发现了。到底是这几年,还是就这几日,二少爷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他的气息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像是……对,就像是他!’南宫七心中暗忖,想起了‘他’,崇敬、惋惜、悲伤之情油然而生。

  用过膳食,南宫七以事务繁忙为借口,谢绝了武勇一家和流星的挽留相送,独自一人行走在山林之中。由于心中起伏激荡,他现在非常想去一个地方看看,是一个永远难忘的地方,并不想有人知道他心中的秘密。

  一个青衫少年站在山峰之上,他身形修长,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英俊的脸上还遗留着一点稚气,但深邃的眼神中却透露出老成与沧桑,矛盾的感觉构成了他所独特的气质。

  流星今年已经十七岁了,按照他的想法已经是时候到江湖去闯一闯了。江湖吗?不知道还是不是那个过去的江湖。想起前世初出江湖的豪情与兴奋,然而现在的自己心中只是迷茫、郑重,竟然还有一点点的畏惧。畏惧?!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想法的!虽然自己有了俱年轻的身体,但是心态还是依然成熟,哈!初生牛犊的无所畏惧呢?!

  流星看着眼前云雾的变幻,心绪同样起伏。不禁想起了余若兰她们,不知道她们在江湖中好吗!虽然她和那两个小丫头功夫还过得去,但对江湖来说并不是武功好就可以太平无事的。现在都有些担心了,当初应该把她们留在身边的……也许有她们陪伴自己逍遥的度过今生也是件不错的美事;仇恨吗?!好像并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流星自嘲的笑了笑。真是‘有容乃大’,自己的君子之心好像没有怎么改变。虽然这一年中暗暗与王兄弟会面了好几次,但是帮助他们提高武功的成分居多,真正想报仇的心却淡了下来;有时想想如果自己是真正的流星也是不错的,唉!为什么自己的心胸会那么宽广的。

  她吗?!不知道现在在自己的心中是个什么位置呢,自己也分不清了。既然今世已经继承逍遥子的衣钵,痴情对自己来说就是种奢求了。但心中的疙瘩可还是没有解开,江湖……江湖中会找到答案吗?!……“喝!”一声娇喝突然在耳边响起,随即是银铃般的笑声,“嘻嘻!师兄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武舞虹欣欣然的看着流星,得意的眼神仿佛在说:

  看,你又被我吓了一跳吧!

  南宫新身躯一震,也是为了逗逗这个小姑娘。这一年中这个便宜师妹对他是格外痴缠,经常变着法来逗他;他也随之变得年轻起来,有时也想法捉弄下师妹,小小欺负一下美女倒也无伤大雅的。两人都有点乐在其中。

  “师妹何事如此高兴?”流星看这个眼前如花的兴奋笑容疑问道。

  “有伴游远方去不已悦乎!”武舞虹一本正经的答道,一边还摇头晃脑的顾作模样。一会儿却有自己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

  流星也不禁笑了起来,同时知道小姑娘真的非常高兴。

  原来排帮的太上帮主要庆祝七十大寿,大发武林帖,连师父都有一张。师父本来就不想去,在师妹的请求下答应由自己和师妹同去见识一下;自己业已武艺学成,也可让自己回家看看,毕竟也有八年没有回去了。

  ‘这还是有点巧了……怪不得师妹会这么高兴的,原来是可以与我同游江湖呀!’流星想道。这个师妹性子活泼,这一年中也有好几次跑到江湖中闯荡了,好像还混了个响亮的名号,不过每次也不会超过一个月就回来了,原因当然是……哈!舍不得自己了。

  “师兄,你不会又不想去吧?你的仙霞七彩已经练到‘绿之境’了,已经很高了。我还是‘黄之境’呢,还练什么嘛!”武舞虹可怜的看着沉思的流星。

  “好了,这次我就勉为其难充当一下师妹的护花使者,如果有狂蜂浪蝶敢来纠缠,嘿嘿!……”流星一副凶狠的模样,手握地拳头紧紧的。

  “太好了!那当然了,就是师兄不出手,我也要揍得他们猪头狗脸的。”武舞虹顿时又是笑魇如花。

  “真的吗?那这只萧又怎么说?!”流星抽出腰间白玉洞箫。只见此萧通体洁白,晶莹剔透,上面还隐隐雕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盘旋飞舞的苍龙。这是在阳光的照射下,龙身上七彩光芒流转,仿如活过来一般。流星当然知道此萧的不同寻常,这萧是用坚硬的白玄玉制成,更胜寻常刀剑;吹出的音色婉转流利,却又充满慑人的威力。为了配上此萧,流星还特意从逍遥洞府中挑选块上好白玉佩系垂萧上,使此萧看起来更加不凡。当然,如此上好的宝物可不是武舞虹这个师妹买得起的。

  “什么嘛!我不是说过吗。有一次我救了一大富人家的性命,是他们说要报答我的,我看着这萧漂亮,才为师兄要来的,当然还要了上百两银子呢!”武舞虹得意的说着,随后却噘起嘴不依道,“我可是理都不理睬那些跟屁虫,又怎么会要他们的东西呢!师兄,你,你竟然……”说着说着,她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一副垂泪欲滴的模样。

  流星明明知道她在装模作样,也不得不哄一哄:“好了好了,是师兄不对。

  要怎么罚随你说好了!“流星做出视死如归的样子,敢情这不是第一次了。

  武舞虹果然马上竖起白嫩嫩的纤纤食指晃了晃,笑盈盈的说道:“师兄吹得曲子很好听的,就罚师兄吹奏一曲哄我开心好了!”

  “好吧!”流星答应了。把白玉洞萧放在唇边,一曲悠扬的萧声顿时飘荡了起来。

  萧音起伏跌宕,低回婉转,清脆抑扬,悠悠扬扬在山涧飞舞翱翔,带动山间的云雾翻腾起来,随着萧音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态。

  流星看见武舞虹闭着眼依在身边,那乖乖巧巧的陶醉可爱模样,心中柔情忽动。萧音一变,变得低低柔柔,蕴含绵绵情意;仿如情侣恋人夜半时的窃窃低语,风中传来柔情的呢喃。萧音越来越低,微微可闻时却又是一变,一个高音马上拉了上去,变得清晰悦耳,情意深深;就如新婚夫妇踏马寻花、笑语相戏,花里回荡娇嗔笑吟。

  萧音连绵不绝,飞翔山涧。各种各样美丽的鸟儿在两人身边盘旋飞绕,降下,飞舞;啾啾相应,喑喑伴合。到了高潮之处,百鸟奇叫,一时也分不清到底那是萧音,那是鸟鸣。

  过了好一会儿,武舞虹才从陶醉中苏醒过来,两眼迷离的说道:“正是太好听了!这是什么曲子呢?咦!哇!好多漂亮的鸟儿!”她还是现在才看清围绕在两个人身边许多的鸟儿。

  “正是一曲《凤求凰》。”流星淡淡答道。(注:我可没有听过这个曲子。)不过,流星的心中却是有点吃惊。刚才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由于动了情丝,不知不觉中用了天地逍遥身中的惑心迷魂之术,竟然把鸟儿都迷过来了。不然,就是吹得再好,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鸟儿围在周围,现在还不舍得离去。记得自己好像在逍遥洞府中看到一本《天籁五音》的曲谱,应该要好好看一看。

  鸟儿估计是看到没有曲子听了,或是清醒了过来,振翅一扇全都飞走了。武舞虹虽然可惜,但也看到了一幅百鸟儿齐飞的美景。

  “师兄,你在吹奏一曲吗!”武舞虹在流星怀中撒着娇,不过马上又加上一句,“不过,你可不准再吹《凤求凰》;好像有个曲子叫《百鸟朝凤》,就吹这首曲子吧,应该会再有很多鸟儿过来的了。”

  流星捏捏她可爱的琼鼻,笑着说道:“你还挑剔起来了,为什么不能是《凤求凰》,你难道不知道它的含义吗?”

  “我就是知道才不让你吹的。师兄已经有了我这只美丽的‘彩凤’,可不能再去求那个‘金凤凰’姐姐了!”武舞虹嘟起嘴说道。

  ‘金凤凰’!?会是谁呢?听师妹的口气应该是个美人,还和她关系很好。

  不过,虽然是以撒娇的语气说出来,还是可以听出语气中的醋意。

  流星看见怀中娇人嘟起的小嘴又不自禁吻了下去。每次看见师妹翘起的小嘴就想吻一吻,师妹也总是时不时有意无意噘起小嘴,看来她也是乐此不已。

  武舞虹温柔熟练的反应着,比起一年前可是进步多了。小小的丁香舌头不断的在围绕着流星的舌头,引导之在自己的口中肆意游荡,相缠相绕、唾沫相溶。

  过了好久,武舞虹喘不过起来了,才不舍得放开紧紧攀着双手。流星当然不会喘不过气,他的内功早已使他迈入先天之境,连接吻都比别人得天独厚。

  “师兄,你……”武舞虹刚想说话,突然发现自己的下腹被一个硬硬的东西热热的顶着,她当然知道是什么,而且还很熟悉,脸上顿时印上了红霞。

  “嘿嘿!师妹知道怎么服侍它吧!”流星邪笑道。

  武舞虹红着脸,蹲了下来,径直解松下流星的裤带,双手熟练的把红通通的坚硬‘龙枪’掏了出来。两只玉手轻轻的来回扶弄着,丁香小舌伸了出来,先是温柔的在枪头上舔了几圈,然后吞了进去;小嘴来回的在枪身上吮吸,里面的香舌也在环绕舔抵。

  南宫心看着在自己胯下不断耸动的螓首,心中的满足感油然而生。这一年来,由于师妹功夫还没有练成,自己不忍就这样破了师妹的处子之身,每有需要时都是要师妹含一含。发誓永远听话的武舞虹当然不会真的拒绝,渐渐的师妹也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方式,口技也越来越熟练,还真得给了流星不错的享受。

  “师兄!”武舞虹已经舔了好一会儿了,流星的‘龙枪’依然没有一点变化,除了上面渡了层光泽。武舞虹看着师兄坏坏的笑容,不禁撒娇起来。

  流星看看天色也不早了,所以不再逗她了。御女心法运起,一股滚热的阳精顿时喷射了出来。真的是‘云雨由意’。

  武舞虹萃不及防被白白的液体洒了满脸。她一边把脸上的液体舔进嘴中,一边不满的娇嗔道:“师兄每次都是这样,也不让我准备好。”

  “好了,好了。下次我一定提前告诉你。”流星随口说道。

  “还有下次呀?没有了!”武舞虹笑着说道,尖叫一声跑开了。

  “你再说一遍!”流星恶狠狠的随后追上。

  ……

  “娘!救我。”武舞虹从叶芸身边窜进屋去。

  流星随后停住了,笑着说道:“师娘!”

  叶芸看见两人如此情景,心中也不知道是何滋味,含着莫名的复杂眼神看了流星一眼,用力的摇摇头转过身进去。

  流星突然用力的捏了捏叶芸的屁股,凑到她圆润的耳珠上小声说道:“芸儿,今晚到我房间来吧!”因为他知道师父又去闭关练功了,而他明天就要上路了。

  叶芸轻声娇呼一声,转过头来幽怨的定定看着他,慢慢的摇了摇头。

  “娘,师兄快来吃饭了!”屋里传来武舞虹的声音。

  叶芸赶紧进去了,流星只有随后跟上。

  春光明媚,晴空万里。太阳暖烘烘的照在身上,再加上时不时温柔的清风徐徐吹拂,让人神清气爽,正是踏马寻春、野外郊游的好时机。

  这不,宽敞的道路上跑来两匹骏马,马上各坐着一少年男女。男的一身青衫,清秀英俊;女的一袭白裙,花容月貌。虽然马速并不很快,但也扬起一捧尘土。

  路旁农田的一个乡农老伯,看着渐渐远去的马匹,心中不禁猜测。‘肯定又是哪个富家的公子小姐出门游玩。’“师兄,你看。还是骑马好吧,又快又舒服。”

  空中飘来少女的娇音。

  流星心中无奈,只有说道:“是了是了。有马骑肯定是好了,但是你把师父的礼金都用了,以后要怎么办,你说吧!”

  武舞虹一脸的无所谓,得意的笑道:“那有什么,当然是想办法去赚钱了。”

  “你会赚钱吗?怎么赚?!”看着师妹轻松的样子,流星有点怀疑。‘她真的有办法搞到钱?’“那当然了。师兄,你也不看看,你腰上的玉萧可是我赚到的呢!”武舞虹神秘的笑笑,“前面好像是有个城镇吧。嘻嘻,马上就会有钱的了,不用着急。”

  流星心中也有点明白了,师妹所说的赚钱方法。

  前面是一片树林,隐隐传来争吵声和兵器的撞碰声。

  “咦,师兄你听到没有?好像有人在拚斗。如果是碰到拦路抢劫的就好了……师兄,我们快赶过去看看,说不定有好处呢!“武舞虹满脸的兴奋,赶紧拍马奔去,还不忘说道,”师兄等下你看我的本事好了。“流星哭笑不得,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边催马跟上,一边暗暗感叹,‘师妹的江湖经验还真是丰富。’入眼的情景让流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果然是师妹猜中了,拦路抢劫。只见三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大刀,正围在一个老者旁边。老者一身儒者模样,朴素的蓝布衣衫,洗得都有些发白;面目普通平常,但最特殊的是他的眼睛时不时会闪耀着明亮的光芒。现在被围在强盗中间反而没有丝毫惧意,腰背挺得笔直,正气凛然,嘴中溜溜而谈,想来是之乎者也、改过向上之类的话吧。

  “师兄,你看这个老伯是不是我们刚才在酒楼遇到的?”武舞虹来到近前,并不上前反而停下马来询问道。

  流星随在身边停下,点点头。他早就注意到这个老先生不是一般的人,现在正好可以看看这个老头到底如何,所以也就随着师妹而动。

  “他妈的,老头子。你跟老子叽叽歪歪讲那么多干个屁,老子又听不懂。老子就认得白花花的银子,有银子没有,就是一句话。没有的话,嘿嘿!你就把你那个头颅留在这里吧!”看来是强盗头子的大汉已经听得不耐烦了,拍拍手上的刀,威胁道。

  “各位英雄,老朽身上真的没有多少银子,最多就是那两篓子的书,如果不嫌弃就请各位好汉尽管拿去好了。”老者指了指那匹黑色毛驴旁边的两个篓子。

  那两个篓子被推倒在地,几本书还掉了出来,显然已经被强盗们收翻了一番。

  老先生说这话时,眼光瞟了瞟流星这边。

  “放屁,老子要书有什么用。老头子你再不把银子拿出来,休怪老子不客气了。”强盗头子把刀举了起来。

  武舞虹不想再看下去了,娇喝一声问道:“喂,你们是在抢劫吗?”

  “废话,你没看到老子正在忙着么,你……”那三个强盗看来是太专心于他们的工作了,现在才看到了流星他们的来到。看到原来是这么美丽的少女询问,马上呆住了,牛眼瞪着贼大,口中差点流下馋涎。

  武舞虹看见强盗们的丑态,皱了皱眉说道:“那就太好了。你们快把身上的银子都给本姑娘拿出来,本姑娘心中高兴就放你们三条狗命。”

  “什么?”强盗们还没有会过神来。

  “把钱拿出来,不然本姑娘就要为民除害了!”武舞虹抽出了身上的宝剑,指着强盗们说道。

  “嘿嘿,小姑娘你不要以为拿着把剑就可以当女侠。还是跟着老子回去做个压寨夫人吧!哈哈!!”“是呀是呀,我们老大英明神武,保证不会亏待你的。”

  “小娘们,凭着你的样貌跟着我们大哥也够格了。说不定大哥一高兴,我们兄弟也可以喝喝汤的。哈哈!”强盗们根本没有把武舞虹的话放在心上,反而打起了她的主意,满口的污言秽语。

  武舞虹气得脸都白了,看看师兄脸露笑容好笑的看着自己,心中更是生气:

  这几个强盗真是可恨,竟然当着师兄的面让自己难堪,不能饶恕。

  武舞虹娇喝一声,从马上跃起,手中宝剑瞬间分成三道剑光,凌空罩向那三个强盗。强盗们大吃一惊,没想到这小姑娘武功这么高,一剑就把他们全部圈了起来。心中惊慌,但也知道不能退却,不然就是老命不保了,只有奋起勇气举起大刀向剑光招呼上去。

  “原来是‘霞光三闪’,小姑娘功力不弱,不愧是……”旁边的老者双目神光闪闪,好像世间一切无所遁形。看见武舞虹的剑招,小声的喃喃自语,马上就觉得不对劲。转过头来,原来是那个马上少年不知怎的就站在身边,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自己。

  “老先生,学生这厢有礼了。”流星鞠了躬,笑着说道:“前辈‘神目如电’,不知可否相告在下师妹可有危险,本公子不胜感激。”

  老者仔细的看着面前的少年,心中涌起怪异之极的感觉。这个少年刚才对他自己用了三个不同的称谓,对自己也用了两个相异的称呼,让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重要的是他竟然知道自己的‘神目如电’,而且凭着自己的‘神目如电’竟然看不清这少年的深浅,这种情况还是只在几个武林绝顶高手身上出现过。

  老者看了看拚斗的四人,就是傻子也看得出那个少女占了绝对上风,马上就要赢了。老者掩饰的笑了笑,说道:“哈哈,贵师妹武艺高强,好像马上就要胜了。”

  “是吗?!多谢前辈!”流星笑着说道。

  老者看着少年的笑容,心中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他看穿了一样。赶快走开,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篓子,准备赶紧离开。

  “老先生,我来帮你收拾吧。”流星在后面说道。

  老者吓了一跳,赶紧说道:“不用,不用。”一边利落的把两个篓子放在黑驴背上。

  流星也不坚持,看见书本翻动时微微露出的金光,更加肯定心中的猜测。

  那边,战斗已经结束了。

  三个强盗一起跪在地上,身上的衣衫被肢解的一条条的挂在身上,磕头如捣蒜,哀求道:“女侠,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女侠的雌威。求女侠绕了我们的狗命,这,这是我们身上所有的银子。”说着掏出了十几两碎银。

  “怎么只有这么一点,你们身上还有值钱的东西没有,如果没有……”武舞虹扬了扬手中的宝剑。

  “没有了,没有了。求女侠千万留下我们的小命。我家还有八十岁的老娘、五岁的小女孩要养,真的是在没有银子了。”强盗头子哀求道。

  “这样好了,你让他们把你家老娘和小女孩都带到这里来好了,我不介意帮你养的。哼!快把身上值钱的都拿出来。”武舞虹冷冷的说道。这样的情景她都不知道遇到几次了,除了第一次上了当后,就再也没有被骗过。

  “是是,女侠,我只有这些了。”强盗头子万分无奈,只有再摸出了两小锭金子,足有五两吧。

  武舞虹接过金子,笑着对强盗们说道:“这才乖吗。如果下次见到我,你们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是,是!”强盗们口中应道,心中却在祈求:老天爷保佑,再也不要让我们遇到这个强盗祖宗了。

  “那还不快滚!”武舞虹踢了一脚。

  三个强盗一溜烟跑了。

  “师兄,你看。我一出手就赚了这么多。”武舞虹兴奋的跑过来说道。

  “姑娘真是好本事呀!”老者笑着说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以后有机会一定大大相报。”说着就要骑上毛驴离开。

  “慢着!”流星赶紧阻止,笑着说道,“我们也不会要前辈太破费。既然我师妹帮前辈保住了这两篓子书,不如前辈就送一篓子书给我吧,我一定会好好爱惜的。‘书中自有黄金屋’吗!”一边还向师妹使了个眼色。

  武舞虹虽然不知道师兄为什么非要这些书,但是师兄的话不能不听,也接着说道:“是呀。老人家我师兄想要这点书,您就送了给他吧!”

  ‘什么这点书?小丫头不知道好歹,这可是我一半的身家呀。’老者有苦说不出。没有办法,只有从怀中掏出本书抛给流星,说道:“这本书就送给你吧,南宫小子不要搞丢了。”说完马上拍驴离开。那头黑驴到也并非俗物,竟然快与奔马,瞬间远去了。

  “多谢前辈赠书!”流星扬声说道。

  “真是小气,就只给了一本书,早知道就不救他了。什么破书……”武舞虹不满的噘起嘴,把流星手中的书拿过来一看后惊呼起来,“啊!《武林全谱》!?

  千,千愚子着!?”

  


相关链接:

上一篇:软骨淫药 下一篇:被发泄欲火的俏佳人儿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