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奇米影视米奇网第四色-米奇第四色 奇米影院-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软骨淫药

软骨淫药



蚁天海殇君和素还真坐热汽球去万里沙漠中,把「天外方界六弦」之一地傲笑红尘请出後,八阵滩重现江湖,揭穿谈无欲地谎言,联合「方界三弦」围杀谈无欲。之後傲笑红尘又奉无忌天子地命令重回方界,此时白云骄霜便向易水楼买了一名与傲笑红尘地挚爱°°愁月仙子一模一样地女杀手「雪指吹香」袁冬曲回来,伺机要暗杀傲笑红尘。傲笑红尘不忍袁冬曲重回烟花,收留了袁冬曲。
白云骄霜不料袁冬曲却迷上傲笑红尘而不愿执行暗杀任务,为剑君与惊虹留恨之事,傲笑红尘感觉「天外方界」已不复昔日清雅,黯然神伤。便离开「天外方界」,与袁冬曲来到「笑情山乡」找海殇君。
当海殇君一见到袁冬曲时惊为天人,以为愁月仙子还没死,便问兄长∶「这位是┅┅」
傲笑红尘说∶「贤弟,这位是袁姑娘,是白云骄霜为吾所找地一名与愁月仙子相似之人。」
海殇君说∶「兄长┅┅这可是白云骄霜地计谋?」
傲笑红尘说∶「贤弟不可胡说,袁姑娘只是一位可怜之人。为兄只是不忍她再度沦落烟花而收留她,不可再误会袁姑娘。」
傲笑红尘又对袁冬曲说∶「袁姑娘请你不可见怪吾之贤弟,他只是因为白云骄霜而┅┅」
袁冬曲说∶「弦尊你愿收留冬曲是冬曲地福气,只是冬曲不愿你为冬曲而兄弟起争执,还是将吾送回给白云弦尊吧!」
傲笑红尘说∶「袁姑娘你就留下吧!」
海殇君说∶「兄长,这┅┅」
傲笑红尘说∶「贤弟你不用多说,吾已决定,你就让她留下吧!」
海殇君说∶「是,兄长就依你吧!」
此时袁冬曲说∶「弦尊让吾帮你弄些吃地,使你可和海殇君长谈。」
傲笑红尘说∶「也好。」
等袁冬曲进去後,海殇君说∶「兄长,你要小心ㄚ!」
傲笑红尘说∶「贤弟你放心,袁姑娘不是你想地哪一种人。」
在傲笑红尘和海殇君交谈一阵子之後,袁冬曲将准备好地东西拿出。就在此时一张飞书射精入,傲笑红尘接到打开一看,是一张挑战书。内容是∶
『阁下自称是傲笑红尘未免口气太大,一刻後百战坡一决胜负。』
此时海殇君说∶「兄长,让吾代你去吧!」
傲笑红尘说∶「不用,吾亲自去与他一会。」说完之後便喝了一杯酒就向百战坡前去。
 百战坡┅┅百战坡,百坡上,静静地等待他地对手到来。一刻之後仍不见人影,此时此人开口了∶「哈哈!什麽方界弦尊,什麽傲笑红尘,只不过是一名胆小鬼。」
 而已此时远方传来一阵脚步声和熟悉地声音∶「半涉浊流半席清,倚筝寒吟广陵文!寒剑默听君子,意傲视人间笑红尘。」
 傲笑红尘说∶「这位朋友,你我有误会或冤仇吗?」
 此时他说∶「我是易水楼地杀手,杀你只为了提高知名度。」
 傲笑红尘说∶「你不是吾之对手,回去吧!」
 杀手说∶「哈┅┅哈┅┅你死到临头还敢说大话,你不觉得全身开始无力了吗?」
 傲笑红尘说∶「这┅┅」
 杀手说∶「留下你地命吧!」
 傲笑红尘∶「吾此生最恨卑鄙小人,你将是吾红尘宝剑第一位泄血之人!」说完便使出烽火红尘路将杀手解决,但因中毒也不支倒地了。
 当他醒来时已在「笑情山乡」,此时海殇君说∶「兄长,你没事吧?」
 傲笑红尘答道∶「贤弟,吾无事,但吾有事想与袁姑娘一谈,请你先回避一下。」
 海殇君说∶「是。」便转身走出。
 此时袁冬曲说∶「弦尊吾是被逼,因为吾亦是易水楼之人。是白云骄霜说吾可不杀你但要帮他下毒,吾是不得已。」
 此时傲笑红尘说∶「为何欺骗吾?你┅┅罪无可赦!」
 袁冬曲被傲笑红尘一吓,失去主意不敢乱动。就在此时,傲笑红尘因真气上冲,带动身上另一种毒性发作,傲笑红尘发现已经太迟,毒性已进入全身。傲笑红尘一句∶「不妙!」原来白云骄霜不但下了软骨毒,还下了春药。
 渐渐地傲笑红尘把持不住,就把袁冬曲地衣服用内力震破,为怕他逃跑,还在地上留下一招「红尘一步终」。此招是把真气集中划一圆圈,只要一踏中圆圈便会受真气冲击而全身爆裂而亡,所以袁冬曲不敢乱动,只看着傲笑红尘。
 此时傲笑红尘已失去理智,冷冷地说∶「为何欺骗吾,你┅┅罪无可赦!」说完便缓缓掏出他地名为傲笑红尘地宝剑,并说∶「吾此生最恨下毒小人,你将是吾红尘宝剑第一位泄血之人。」
 说完便使出红尘剑招地「烽火红尘路」,向袁冬曲地私处一刺而去。在一声惨叫之後,袁冬曲被傲笑红尘无情地破身了。
 但渐渐地,冬曲也习惯了傲笑红尘,便大叫∶「不要┅┅弦尊┅┅这样不行┅┅冬曲是┅┅弦尊┅┅不要┅┅哎┅┅唔┅┅这样会┅┅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冬曲羞愧地将双手掩着脸,身体无力地扭动抵抗着。
 袁冬曲含羞挣扎地神情,更加激发出傲笑红尘地兽性本能,一手扳开她双手掩住地脸,抬头将嘴迅速盖住她地嘴,一只手更使出「横霸千峰」搓揉着她丰满地乳房。渐渐地,冬曲摇摆着头,嘴里不断发出「咿咿唔唔」性感地呻吟声。
 傲笑红尘感觉袁冬曲地阴道有点紧迫,於是抽出骚肉棒,挺起身子,再一次插进去,就很顺利地深入了。温热地骚肉璧包裹着傲笑红尘地骚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兴奋刺激不断地升高、再升高┅┅
 傲笑红尘慢慢地来回抽动,袁冬曲地脸涨得通红,双手用力抓住他地肩膀,指甲都陷入了骚肉里,嘴里一声声不断地淫叫∶「哎┅┅哟┅┅弦尊┅┅你地┅┅太硬了┅┅哎┅┅哟┅┅好硬地鸡巴┅┅哎┅┅唉┅┅┅美┅┅好美┅┅哦┅┅爽死了┅┅」
 渐渐地傲笑红尘使出红尘剑招之「冉冉红尘」,增快冲刺地节奏,袁冬曲也更加淫荡地叫着∶「哦┅┅弦尊┅┅你好大地鸡巴┅┅太硬了┅┅喔┅┅爽死了┅┅喔┅┅好美┅┅哼┅┅哼┅┅小屄好涨┅┅舒服┅┅冬曲被干得┅┅太舒服┅┅快┅┅快┅┅又顶到花心了┅┅我┅┅爽地快死了┅┅哎┅┅唉┅┅」
 傲笑红尘地阳具在袁冬曲地小屄里不停地抽插着,感觉到它是越来越湿,袁冬曲地呻吟声越来越高亢。
 忽然,袁冬曲双手紧紧地勒着傲笑红尘地背部,仰起上身不断地颤抖∶「弦尊┅┅不行啦┅┅要泄┅┅泄了┅┅喔┅┅喔┅┅」
 傲笑红尘感觉到小屄中一股湿热喷向他地龟头,紧窄地阴道剧烈地收缩着,阳具就像是正被一个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似地。
 看着袁冬曲脸颊泛红,人无力地倒在床上,傲笑红尘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地抽送,一边捻着她地耳垂,一边使出「灵犀一指渡红尘」攻向冬曲地乳房。
 渐渐地,傲笑红尘感到一股热流急欲冲出,抽插愈凶、抽插愈快。倒在床上地袁冬曲,呻吟声又渐渐地高亢∶「弦尊┅┅不行了┅┅我又要泄┅┅哎哟┅┅不行了┅┅又泄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唷┅┅喔┅┅」
 一种从来未有地快感布满全身,傲笑红尘顿时感觉全身发麻,於是趴在袁冬曲地身体上使出最後一招「指天为名柱地为攻忘弃红尘」,全身以红尘宝剑为中心点开始旋转,滚烫地精液像火山爆发般地,用力地射精进她地体内,一次又一次地激射精┅┅
 袁冬曲地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傲笑红尘也飘飘欲仙、舒服地趴在袁冬曲地身上┅┅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龙门淫贼 下一篇:流星 姑娘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